摊主的孩子给城管的一封信

“亲爱的兴隆路城管中队的叔叔、阿姨们:你们好!我是蕾蕾。我现在小学毕业回到了家乡,马上要上初一啦。我很想你们!首先在这里我要向你们表示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说实话,最初和你们接触我很担心,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城管都是板着一张严肃的面孔,而且说起话来凶巴巴的,嘿嘿。然而,出乎我的预料,你们一次次地送我礼物,陪我学习,陪我玩。你们是那么和蔼可亲。和你们在一起的日子,我真的很开心!使我对自己今后的学习更加充满信心,你们的情谊令我难忘……”

这是6月份一封由山东临沂寄到市北区兴隆路街道城管执法中队的信,写信的孩子叫蕾蕾,她的妈妈高治云曾经是青岛这座城市中众多游商浮贩中的一员。兴隆路城管中队的城管队员们看到孩子一笔一画写来的信,在过去几年中与这对异乡母女交往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七八年前,临沂农妇高治云离了婚,带着年幼的女儿来到青岛,在人员流动密集的四方长途汽车站周边摆摊卖煎饼果子。从摆摊那天起,高治云便因占路经营,常与城管们周旋。一般的游商浮贩遇见城管执法就会收摊走人,而高治云却敢“顶牛”,城管怎么劝,她都不走,成了“钉子户”。城管队员李琦对高治云的印象很深:“劝她离开,她就撂下一句‘我们家生活困难,除非你们养我,否则我就要在这摆摊!’”但周围的摊贩、环卫工、汽车站工作人员都说高治云其实是个很善良的人。高治云几年前与丈夫离异后,她独自抚养女儿蕾蕾,经济收入全部依靠卖煎饼果子。而且由于胳膊脱臼没有及时治疗,高治云的一只手臂落下严重病根。但高治云经常帮助别人:她多次资助钱包丢失的乘客,帮他们买回家的车票;捡到车票,总是主动交给汽车站帮着找失主;还帮助一对外地贫困老两口找工作。在寒冷的冬天,城管队员们常常看到躲在高治云身后的蕾蕾,“小姑娘上学前帮妈妈出摊,见到我们一群城管执法队员,脸上流露出非常惊慌、害怕的神情。而且大冷天,穿得单薄而且脏兮兮的,站在风中瑟瑟发抖,让我们这些当爸爸的人看了非常心疼。”这几年中,全体城管队员两次发起了对高治云家庭的捐助活动。“全队21名同事不是捐款,就是捐物,”队员李路顺告诉记者,不少同事经常为蕾蕾买水果或学习用品。“蕾蕾缺少父爱,而且生活贫困,她一年四季穿的衣服只有几件,但小姑娘很懂事,有时候学校要交学杂费,她怕妈妈为难,都不敢跟妈妈说。”李路顺告诉记者,城管们经常给她打电话,邀请她周六周日到城管中队玩。周末值班的队员会辅导她功课、有时候教她打乒乓球,中午带她一起吃食堂,队里图书室里的书,也让她随便借阅。有时在蕾蕾学校周边巡查时,遇到她放学,队员们也顺道把她接到队里辅导一下功课,或者吃个晚饭。兴隆路中队还多次帮高治云联系免费市场摊位或介绍酒店服务员工作。虽然都没有成功,但高治云慢慢地开始配合城管的工作了。高治云说,自己的性格比较“拧”。但不管她怎么“横”,城管队员还是“大姐、大姐”地叫着,时间长了,她对城管的印象也改变了。她开始自觉起来,不再占路经营,还协助城管劝说其他商贩自觉维护周边秩序。“兴隆路城管为我们娘俩做了这么多,让我真的觉得自己在青岛有了依靠!”高治云说,一次一位城管队员跟她说如果孩子生病或有个急事,她在青岛无亲无故的,可以直接给城管们打电话,他们肯定会第一时间帮着她解决。“这句话真的把我感动哭了。”后来有天早上蕾蕾发烧严重,高治云第一时间想到兴隆路的城管朋友们,一个电话,他们就开车赶来,把蕾蕾送到诊所打针。6月份,因为要回老家上初中,高治云和女儿离开了青岛。蕾蕾和妈妈说想给城管叔叔们写封信,“我不识字,也不知道她写了啥。”记者电话采访高治云时,她说。

(0)
上一篇 2016年8月13日 下午5:26
下一篇 2016年8月13日 下午5:3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