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大徐总是谁(徐直军在华为几号人物)

华为的核心人物,除了任正非、梁平之外,徐直军也是比较重要的一号人物,同时也是出了名的暴脾气,上怼任正非,下怼中层干部,就是这样一个脾气差,态度不大的人,却深得任正非的赏识,为什么徐直军这样的性格能在华为混得风生水起,徐直军在华为的发展中究竟担任什么角色,为华为效力的30多年中,徐直军有给华为带来了什么?

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来解一下徐直军这号人,华为现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不小,公司能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少不了勤勤恳恳的核心技术人员,同样也少不了一个号的领导制定的决策,华为的高层除了任正非等人之外,徐直军也是一个重要人物,不过徐直军为人比较低调,很少出现在大众面前,徐直军1967年出生在湖南益阳,南京理工大学博士毕业生,1993年加入华为,在近30年的时间里担任过公司无线产品线总裁,战略与Marketing总裁,产品与解决方案总裁、公司副董事长、轮值CEO等,在华为效力的这几年间,徐直军用自己的能力帮助华为无线事业部打开了欧洲市场,后来,又让华为移动终端业务,跻身到全球前三的位置,“神终端、圣无线”,华为内部最出色名声最响的部分,可以说实际上都是徐直军的杰作,徐直军堪称“贡献了华为50%利润的男人”,在华为公司中,任正非毋庸置疑,是华为十多万人的的精神领袖,拥有“华为国务卿”之称的孙亚芳,一直实行的是刚柔并济的领导模式,徐直军的领导风格就没有前两位这么和煦,他像一个铁血统帅,而且有华为的内部员工称,徐直军是唯一敢当面顶撞任正非和孙亚芳的人,徐直军常年带领研发队伍,曾是无线研发部门的老大,同时也奉行勇猛向前的做派。

据悉,在华为内部有个别的研发人员,抱怨华为食堂的伙食差价格还贵,服务还不到位,研发部的中层领导,把这个事情报告给了徐直军,一直在华为食堂用餐的徐直军,对员工这样的评价做了三件事情,他建议向他提意见的中层领导,调去厨房帮忙三个月,等自己满足其他人不同的要求,再回到自己的岗位,第二他写了一篇《告研发员工书》,在文章中徐直军痛批员工自私小气,同时在《告研发员工书》中指出“公司研发是成功的要素,不是唯一的要素”“公司的成功不是取决于任何一个部门一个员工人”“研发人员不是天之骄子”“不能要求别的部门对你过度的服务”,除了这样的处罚措施外,徐直军也积极的去解决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提高食堂的价格,于此同时服务和伙食也一起提高了,任正非看到徐直军的批示后表示“此文写得何等好啊!”任正非对于徐直军文中提到的问题也表示认可,众所周知在华为中研发人员占到公司的50%,可以看出研发人员在华为公司的比重很高,其实在之前华为就已经,拥有相当大的名气,不少关注科技发展的人都知道,华为的研发工程师待遇高,福利好,对于外界所看到的表面,徐直军毫不客气的指出,“或许是因为华为虚幻的光环”“让不了解实际情况的女孩子”“开始盲目的喜欢华为的研发人员”“大家试想一下”“一个连自己的伙食费都不舍得花”“对别人的服务百般挑剔的人”“跟他生活在一起会幸福吗”徐直军这样犀利的言辞,可以说是毫不留情面,同时他也表示华为的研发人员不要做葛朗台式的人,连自己最基本的生活都不愿花钱保障的人,对别人服务百般挑剔的人,对生活斤斤计较的人,他们在为华为工作的时候,又怎么能确保高效呢?同时葛朗台式的人,在公司是没有发展前途的。

除了徐直军指出这一问题外,任正非也多次告诫过员工,不要太过于自私小气,并且还称如果想要进步快就要多请客,工作确实是为了赚钱生活,但也不应该钱看的太过于重要,据悉,有一次任正非特意前去海外,看望在海外工作的华为员工,得知华为每年都会给这些员工提供免费的机票,但他们都不太不舍得用,了解到这样的情况,任正非开始批评他们称“为什么不让家人坐飞机来国外看望呢”,你离开国内去国外工作,希望得到家人的支持和理解,同时自己却因为一张机票这么抠“如果我是女孩子,我都不嫁给你们”“嫁给你是为了有个依靠”“你们却把钱紧紧的捂在裤腰带上”,所以任正非在看到徐直军的《告研发员工书》后,还特意作了批示、转发,同时还表示“希望大家都学习一下”“大家都是成人,要学会自立、自理”,任正非还指出员工不要把心思放在抱怨上,这是本末倒置的做法,华为从2012年开始实行轮值董事长制度,徐直军与胡厚崑、郭平并列“三大轮值董事长”,华为董事长梁华,和前任华为董事长孙亚芳在职称上属于徐直军的上司,其他人在职位上都算是下属,当然也包括华为总裁任正非,徐直军和任正非除了是工作中的同事外,在生活上也是朋友的存在,时不时“调侃”任正非也成了徐直军的拿手好戏,据悉,有一次考察团到华为采访,任正非和徐直军作为公司代表接待,除了考察之外客户还问了,任正非关于IPD改革的问题,当时在一旁的徐直军毫不客气的调侃任正非,老板哪懂IPD,就知道是3个字母,听到徐直军这番话,当时在一旁的客户都表示惊讶,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哪有下属在客户考察的公开当面怼老板?,面对徐直军的调侃,任正非也没有恼怒而是接过话题表示“确实是这样,IPD不需要我参与”。

2019年在接受央视《面对面》采访时,关于华为在研发上面的投入问题,主持人问任正非“我们都知道华为每年在研发上面的投入是1000亿”“如果这1000亿投入没有得到想要的成果怎么办”,对于主持人这样的提问,任正非回答这样的结果是必然的,同时自己每次见到负责研发人徐直军都会批评他,我给的1000亿什么时候还给我?徐直军回复到现在已经是2000亿了,华为每年都会展开一次高层批评大会,一次在批评任正非的大会上,需要高管对给出的三个问题进行投票,这三个问题包括,任正非是否懂得市场风向,任正非懂得技术问题吗,任正非懂得怎样管理好华为吗,对于这三个问题,任正非都给出了否,同时他也是在场唯一一个,投了3张反对票的高管,就是这样一个喜欢“怼领导”的徐直军,为什么还得到了任正非的重视和赏识呢,这或许跟徐直军的自身能力有关,徐直军对于业务有很强的灵敏度,当年在小灵通发展火爆的年代,任正非误判了小灵通在之后的的展潜力,随即投入了上百亿资金全力研发3G,好不容易耗费巨资完成了了3G的研发,却因为一些问题电信主管部门却暂停了3G牌照的发放,这一问题导致3G无法预期面向市场,资金也没有办法得到周转,因为前期耗费了大量的资金,导致华为在账上的钱不多,后来又没有新的资金流入,让华为的发展陷入到了困境中,任正非每次看到徐直军都问“公司的钱什么时候能够顺利周转”“现在公司面临的问题该如何快速解决”,对于任正非的疑问,徐直军也直接给出了解决方案,华为要开发属于自己的移动终端业务,也就是华为手机。

华为除了手机业务是大家熟知的外,其实前期的华为主要的以无线电为主,因为徐直军的这项提议,他开始接管华为无线部门与终端部门,所以以前在他手下工作的余承东,见到徐直军都要称呼一声“老领导”,因为徐直军的这一项提议,华为开始进军手机行业并且开发属于自己的移动客户端,从2011年到2020年华为仅用了10年的时间,从一个初入手机业务的新人,开始在其中游刃有余,后来成为了这个行业的领导者,做到了全球前3,而且华为的销量仅次于苹果与三星,还压过不少的国产手机行业,比如OPPO、VIVO等同行,华为的手机业务为华为贡献了超50%的利润,为此任正非曾评价徐直军,像一只小狐狸,总是能领先一步嗅到机会,徐直军性格虽然火爆,在公司内部人缘却极好,同样也拥有很强的关系,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徐直军之前管理过公司很多部门,所以不少市场部、研发部的中层干部,见到徐直军都要叫一声“老领导”,关于公司的内部有些高管对某件事情迟迟得不到解决的办法,于是他们直接请徐直军出马,就比如说华为合作的老伙伴马来西亚电信公司,一直以来马来西亚电信70%的通信设备都是交给华为负责,但时间久了,负责马来西亚电信的员工开始工作松懈,对他们的要求也视而不见,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马来西亚电信CEO将投诉文件,发给了当时的华为董事长孙亚芳,邮件言辞礼貌,却透露着对华为的失望,并要求一天内给出解决方案,没办法,孙亚芳只能立刻联系在M国出差的徐直军,在得知事情的原委后,徐直军火速召集精英工程师制定方案,后来事情终于完美解决,在任正非的眼里,徐直军是华为的猛将,同样也是和自己冲锋陷阵的兄弟。

(2)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