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虹康王的功效 滇虹康王洗发水怎么样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有多少人,曾将它视作毕生追求?又有多少人,最终却败给世俗诱惑?

这世间,每一个生命都在为自己寻找出路。有人安于现状,有人渴望漂泊,还有人,不甘平凡…87岁的周家礽就是其中一位。他的一生,充满着传奇。

生命不息 奋斗不止

81岁那年,因股权原因迫使他无奈抉择,最终签字将自己一手创立的滇虹出售给了德国拜耳。

所有人都以为他将就此隐退,他却雄心不减,从国外归来。携4位同僚,组400岁天团,在本该颐养天年的年纪选择再度创业!

“究竟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才算不枉此生?”这大概是所有处于迷茫期的年轻人共同的发问。

人不能没有信仰和理想,因迷茫而无法识别正确的价值观的时候,人们习惯找一个参照物,这便是“偶像”。

周家礽当年乃至一生多次提及的偶像,是文学作品《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的主人公保尔·柯察金。

周家礽将这本书翻阅了一遍又一遍,并将保尔的经典名言记录在自己的笔记本上,时刻激励着自己。

保尔的一生,是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一生,而周家礽的一生,亦是不断拼搏的一生。

他用一生不停歇的脚步,向世人诠释着“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真正意义!

云南白药首任总工程师

1933年,周家礽出生于上海一个律师家庭。和大部分同龄孩子相比,他的家境还算殷实。在那个社会动荡、新旧交替的年代,周家礽幸运地接受了较好的早期教育。

3岁那年,他得了严重的中耳炎,由于缺医少药,一直没有治好,影响到左耳的听力,所以他必须用更多努力和专注去弥补

大专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通信部队。在部队8年,周家礽学会了艰苦奋斗,树立了“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理念,部队的医生也用抗菌素彻底治好了他的炎症,不过他的左耳听力也基本丧失了。

(周家礽在通信兵部队时的照片)

复员后,因为家庭有海外关系,周家礽没有什么好的出路,好在他学习能力强,1958年考入了南京药学院。

1962年大学毕业后和同学恋人顾惠芬主动申请支边到了云南,被分配到云南白药厂。

(顾惠芬和周家礽结婚照)

当时云南白药连说明书都没有,周家礽发现白药的配方很复杂,其主要成分药性强,作用大,但药性强的成分中,有毒性较大的中草药,患者没法按照剂量来服用。

有一次,一个病人用量过了,周家礽给他灌了整整一摊子猪油催吐才脱了险。

这样不行,必须得改胶囊。最早的时候,生产胶囊都是在板上打洞,把胶囊买来后手工插进板里,再一点一点撒药粉。

所以周家礽主动申请从德国进口胶囊机,云南白药厂党委书记很支持他,经过申请,他们获得了由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的50万美元的外汇额度,用于采购西德胶囊生产线设备。

(周家礽在云南白药厂工作时的工作证)

这也是中国国内第一台自动胶囊填充机。当时,西德的工程师进不来,在广州口岸取设备也不能见面,周家礽只好自己把设备运了回来,对着英文说明书一句句翻译,并亲自参与设备安装调试。在相关技术人员齐心协力下,中国第一台胶囊生产设备在云南白药厂安装调试成功。

在之后的日子里,周家礽陆续对云南白药进行了剂型改造,发明了云南白药酊剂和云南白药贴膏剂等

他不断对云南白药的传统配方和生产工艺进行优化,通过引入新技术和新设备,减少原料的毒副作用,提升药性和安全性。最终被任命为云南白药第一任总工程师。

自主创业 打造商业新帝国

1988年,周家礽退休。干了一辈子革命,多少个日日夜夜枕着药睡着,闻着药味醒来。突然赋闲在家,那感觉好像被半途抛在了荒郊野外。

六十之躯决心再次披挂上阵,跳出体制再战一回。这时,正好有一个机会摆在面前。

部队战士在丛林里日晒雨淋,皮肤染了真菌奇痒难耐,皮肤瘙的血淋淋的也不得歇。上海“二军大”紧急研制出了膏药,一搽见效,军心大振。

神奇疗效在民间一下传开,但部队药品不允许社会化生产销售,广大患者求购无门,急的身上的疹子越发痒了。  

(图片仅供参考)

这时昆明大观制药厂总工程师汪伯良,来找周家礽商量:上海不能产,咱们云南来。

云南虽一向被视为观念落后,但药业一直强盛。当地人多为皮肤病所扰,早已是民心所盼,管他什么清规戒律!卫生厅一次性就决意通过该药生产批号。

1994年初,两人在昆明郊外观音寺寻得一日化小企业,租作厂房。

(图片仅供参考)

花甲之年的老兄弟俩手里好不容易集起来20万,每天从家里骑7公里自行车上班,挽起衣袖自己当水泥工装修。

就这样,一座破庙、两位老人、三亩厂房、八个青工,滇虹起家。

剩的钱不多,两人购置了混合、搅拌、乳化等简易设备,自己动手生产“皮康王”

首批产品出来,啥宣传也没有就被一抢而空,不到3个月回款就有30万。

市场持续火爆,业务人员直看得额头冒汗两眼发红,个个都成了拼命三郎,到1998年回款突破1个亿。那时候的一个亿什么概念?周边的缅甸、越南、老挝、柬埔寨等,几乎家家人手一个。

同时,滇虹药业又研发了“康王发用洗剂”和中成药“滇虹口溃液”“丹娥妇康煎膏”“骨痛灵酊”等系列产品,均是口碑与销量齐飞。

其中“康王洗剂”最高年销量达到7亿元,更成为在药物去屑品类中能够与外资品牌抗衡的唯一民族品牌!

到2014年,滇虹药业的总销售额已高达13亿!从初创时的3亩土地8个工人,到中国民营制药企业500强,滇虹药业缔造了“皮康王”和“康王发用洗剂”两个亿元级产品。

“康王”成为被国家工商总局和最高人民法院双重认证的“中国驰名商标”。

谁知道,树大招风。风起云涌的仿冒厂家,狠狠地给滇虹使了个绊子。众多皮康×、×康王、×肤康,对滇虹皮康王围追堵截,令消费者下手。 

周汪二人无可奈何,一再上诉申请措施,皆因地方保护铩羽而归。两位老人心有不甘,决心与美国企业合资,引进国外先进的生产管理经验。

但周家礽此刻还不知道,这将是他这辈子,最后悔的决定…

因为引进国外管理人才,亏得关了全国三分之一的店,逼得周老把董事长的位置让了出去。

这一让,控制权分散,外来和尚和本土体系无法很好磨合,经验丰富的老工程师被一批批解雇,销售额断崖式下滑。

最终股东大会在利益驱使下决定出售滇虹,周家礽说服无果,只能含恨把苦心经营20多年的企业以36亿元卖给了德国拜耳。

滇虹药业就是周老的孩子,如今孩子没有了,所有人都觉得周老应该是彻底隐退,就此封山。

不过,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是多么心有不甘!对于周家礽来说,出售滇虹是他此生最大的遗憾。

他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虽然我做了一辈子药,我们依旧要前行,要勇敢地面对自己的错误。这个错误不该是我们的终结,因为世界是由那些敢于进取的人所创造的。”

时间征服者 83岁跨界再创业

尽管结果不尽如人意,但滇虹药业的成绩,无疑是周家礽丰盛人生中浓墨重彩的一页。

卖掉滇虹药业两年后,已经83岁却依然闲不下来的他选择再次创业。

得知周家礽要再创业,以前和滇虹药业合作的一些老药学家、老专家兴奋不已,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有几个精心研制的产品还没有市场化,愿意拿出配方和周家礽一起创业。

于是,2016年3月,主打药妆的“群优”公司正式成立,“群”是群体合作的意思。

但为什么不再继续做药了?对于这点,不认输的周家礽难得表露出遗憾:“因为现在要做一个药厂,至少要10年以上时间…”

他知道,自己已经是一个要和时间赛跑的人了,用做药的严谨来做药妆,这其实就是周家礽征服时间的方式!

周家礽选择主攻功能性日化护理用品,并非一时兴起。他很早就发现市面上日化护理产品很多,但功能性的日化护理产品比较少。

当年红极半边天的康王,虽然去屑效果突出,(去屑效果是大牌海F丝的36倍!)但正因为它是药品,长时间使用会有副作用(也就是对康王这个产品会产生依赖性,再用其他去屑产品会毫无用处)。

所以早在10年前研发“滇虹康王”系列去屑洗发产品时,周家礽就已经考虑要用一种安全有效的植物成分产品来替代。后来周家礽才将罗泽渊教授等专家对于青蒿杀菌功效的研究成果产品化,并开始探索青蒿对于引发头屑的糠秕孢子菌的杀灭作用。

青蒿素的出现拯救了数百万饱受疟疾困扰的病患,而青蒿这一功效植物的除螨功能,此前在皮肤护理中却并没能得到充分应用。

目前,群优生物推出的首个品牌“征服”,其核心成分就是青蒿。

而青蒿素抗疟效果研究的重大突破,首次发生在云南,当年抗疟晶体的最早发现者罗泽渊教授,目前是群优“400岁研发天团”中的首席药学家。

充满荆棘的道路 始终铸就勇者

周家礽先生一直想要利用青蒿素的除头螨作用,解决国内几亿老油头的痛苦。

所以他在84岁高龄复出创业后,联合原来滇虹药业的老同事,会同国内著名青蒿素专家罗泽渊女士,通过几百个日夜的研发,打造了除螨止痒+健发养发的洗发水并为其起名“征服”,寓意征服头皮和头发的各种痛苦、问题。

现在市面上虽然也有很多主打去屑止痒的洗发水,但长时间使用下来以后,会发现其实并没有太大改善。甚至有些劣质产品用后会导致头皮问题更加严重!!

特别是到了炎热的夏季,像我这种老油头更是烦恼,才洗了头不到一天,都不知道油从哪里冒出来的,头皮也痒的厉害,仿佛有无数爬虫在撕咬,用手抓挠吧?越抓越痒,哪怕抓出脓包来,瘙痒感也挥之不去。

头皮屑纷飞的场面,确实也挺感人的。只要扒开头发一看,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瘙痒感最厉害的头皮,也是头皮屑滋生最猛的地方,往往有一块块的红斑,甚至还有几个小脓包,结果就是恶性循环:越痒越抓,越抓越痒

这大都是头螨惹的祸。

头螨寄生在发根和毛囊里,以啃食油脂为生,阻止毛囊的生长,油性头皮油脂分泌量更大,头螨家族更喜欢,一个老油头甚至会养活数十万的尘螨,引起头皮发痒、头皮屑乱飞,我们痒的死去活来的。

一般洗发水确实奈何不了头螨家族,只要有油脂,它们就能繁衍生息,用一般控油洗发水洗头,不到一天的时间,油脂分泌量又上来了,头螨们又活跃起来,这也是为什么大家洗了头,还不到12个小时,头皮又开始发痒起来的原因。

而周家礽老先生协同几位药学泰斗研发的“征服洗发乳”,则是国内洗护发领域青蒿止痒的倡导者,系列洗护发产品通过利用青蒿除螨杀菌的卓越功效,有效抑制外来细菌入侵,缔造头皮健康环境。

产品的配方不仅仅是关于头发,最重要的而是健康。

通过实验我们发现 ,征服系列洗发乳的植物活性成分是同类洗发产品的5倍!

利用药学家们的创新透皮技术,提高了这款洗发水的活性物对头皮的作用,促进头皮快速吸收!

数以百万计的用户亲证:用征服洗发水洗头,彻底铲除头螨的生存环境,抑制头螨生长,头皮不痒,头皮屑也很快消失了。长期使用,发根营养得到巩固,头发更强健,干枯的发丝也得到了改善。

根据广东省微生物分析检测中心的检测报告,征服洗发水中的青蒿提取物除螨率>99.9%,小样的,看你们还敢折磨我?活活受死吧。

周家礽老先生从事中医药产业60多年,又在云南白药和滇虹药业大显身手,见过的功能性植物精华数以千计,对生姜提取物的健发养发作用情有独钟。

这款洗发水中含有天然生姜萃取液,可以修护受损发根,促发根毛囊的正常更替,从根部坚固发轫,防秀发脱落,分叉,摆脱落发困扰,焕发新生秀发。

天然头皮护理成分,防脱控油,去头屑,增进头皮血液循环,祛风、祛寒,活经通脉。

征服洗发水除螨止痒,补充发根营养,养发顺发。

含有专门的ZPT去屑因子,堪称头屑克星,长期停留在头皮表层,抑制头屑增生,缓解头皮干燥,配合青蒿素的除螨止痒作用,不用担心头屑满天飞。

长期使用,头皮油腻和发丝细软、枯黄的状况会逐渐得到缓解,头皮的水油平衡更合理,发丝柔韧度和强劲度得到提升。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周家礽老先生在决定再次创业之前,跑了很多市场,见了很多经销商、也接触了很多设计师和专家。

但他始终感觉,市场上太多的品牌都把主要成本用在了包装上,它们只打概念却忽略了产品的实质功效。

所以他暗下决心,要走一条在配方上下功夫的道路!

七年之痒,药学工作者们或许无能为力;但肌肤之痒,他们却止之有方!

周家礽深知,要培养一个品牌极不容易。无论是滇虹药业做药品,还是群优生物做药学家护肤品,他始终坚持“做有功效的东西”。

“我们的产品无论和国内外哪家相比,我都有绝对的信心。”周家礽对自己的产品信心满满,对自己研究了二三十年的解决皮肤问题的配方和工艺有足够的自信,也对群优出品征服市场充满信心!

我想,或许这就是老一辈人和年轻人的不同之处吧。他们始终如一、力求完美,只想用一生做好一件事!

峥嵘岁月给周家礽老先生带来了超凡的坚定,也让他洞悉了时代的变与不变。他相信每一代消费者有不同的收入和审美偏好。

他也相信,消费者最终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好产品。

(0)
上一篇 2022年1月19日 下午9:40
下一篇 2022年1月19日 下午9:4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